爱尔眼科

华人眼科学家参与欧盟“地平线2020”计划 有望攻破视网膜疤痕治


老年黄斑变性、糖尿病引起的视网膜病变、视网膜脱落等眼底疾病会导致血管纤维膜(疤痕)的产生,这种疤痕的产生将严重影响视觉质量甚至致盲,是导致眼底疾病致盲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全球科学界在这方面的研究一直鲜有进展。

9月5日,在中华医学会第二十四次全国眼科学术大会期间,爱尔眼科上市十年之际,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博士生导师、英国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眼免疫学徐和平教授透露,由他作为首席科学家之一主导的欧盟“地平线2020”重点研发计划欧科瑟(OcuTher)项目,有望攻破人类历史在视网膜疤痕化药物治疗的困境,这一研究成果或将造福全球数亿名眼底病患者。

 

 

视网膜如感光底片 损坏严重可致盲

 

欧盟“地平线2020”研发项目是欧洲国际型大科学工程项目,整合了世界顶尖的科学家及团队,旨在将基础研究领域的高端、前沿和有突破性的科学发现转化成产品,推动世界经济发展。欧科瑟(OcuTher)项目作为欧盟“地平线2020”居里夫人行动研发项目之一,获393万欧元资金支持,于2017年正式启动。该项目执行期长达四年,目前已进入科研成果呼之欲出的重要阶段。

 

欧科瑟(OcuTher)项目是欧盟“地平线2020”居里夫人行动研发项目之一

 

欧科瑟(OcuTher)项目从全球遴选9个顶级科研单位参与,研究方向包括生物材料、药物学及实验眼科3个方向,徐和平教授是实验眼科方向的首席科学家。作为一位眼科华人首席科学家,其带领的团队将致力于为致盲性视网膜疾病开发新药并培养眼科药物开发的高端研发人才。

 

位于人眼眼底的视网膜就像照相机的感光底片,当视网膜有炎症、破损甚至脱落时,将严重影响人眼的视觉成像,视网膜在损伤及随后的修复过程中容易产生血管性疤痕膜,会导致永久性视力丧失。常见的视网膜疾病包括老年黄斑变性、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视网膜脱落及高度近视引发的视网膜变性及脱落等。国际眼科科学院院士王宁利教授强调,眼底病拖延不得,以湿性老年黄斑变性为例,急性进展期可在短短两三个月内就造成失明的严重后果。

 

目前全球眼底病发病率高居不下,中国伴随着老龄化的到来,更是将迎来眼底病发病的高发期。据统计,全球黄斑变性患者多达3000万,我国50岁以上人群的黄斑变性患病率为15.5%,患者总数超过400万。国际糖尿病联盟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约4.25亿成人患糖尿病。我国糖尿病患者超1.1亿人,且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在糖尿病患者中的患病率高达24.7%~37.5%,按此推算我国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患者约2700万人。且随着我国近视人口的急剧增加,高度近视人数也随之水涨船高,已多达3000万,且高度近视的致盲率高达1%-2%。

 

 

联合材料、药理、眼科  多维度攻坚眼后段给药问题

 

关于视网膜疾病的药物治疗一直是全球眼底病研究项目中的重点和难点,并且大多数视网膜疾病仍然没有有效的药理治疗方法,这和缺乏眼内药性控制手段,缺乏送药入眼途径,以及缺乏用于眼部药物开发的系统工具有密切关系。就好比有些药物在3-4度的温度下比较稳定,但当注入眼内,温度升至36-37度时,药物就会很快降解,失去治疗效果。

 

欧科瑟(OcuTher)项目的总负责人,东芬兰大学、赫尔辛基大学生物制药学教授ArtoUrtti还指出,“由于眼睛的特殊保护结构可防止眼药水进入视网膜,而且并非所有药物都可以通过眼内注射给药,这也加大了视网膜疾病药物治疗的难度。”

 

目前,老年黄斑变性、糖尿病引起的视网膜病变等眼底疾病多采用眼内注药方式进行治疗和控制,这必须在专业眼科医疗机构由专业的眼科医生进行,对患者而言十分不便。徐和平表示,“我们通过整合眼部药物开发及临床前期的3个重要环节(种子药物的筛选、优化;药物载体、剂型的制备;药物的安全性、有效性的测试),并尝试把纳米生物材料作为眼药物载体,从药理学、药效学多方面考虑,在保证治疗效果的同时,降低药物使用的复杂性,力图以滴眼液或口服片剂的形式给药治疗眼底疾病,从而方便广大患者。”

 

徐和平教授在实验室做科研

 

欧科瑟(OcuTher)项目在研发新的、有效的视网膜疾病药物的同时,还对15名早期研究人员进行多学科、跨部门的精英专业教育。在有望解决视网膜疾病治疗困境的同时,希望能助力全球跨学科药物研发人员的培养。徐和平教授强调,“值得骄傲的是,这15名接受跨学科精英教育的学生中,有一位是来自中国的学生。”

 

今年7月发布的新中国成立70周年经济社会发展成就报告显示,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科技实力伴随着经济发展同步壮大,实现了从难以望其项背到跟跑、并跑乃至领跑的历史性跨越,中国正向着世界科技强国的宏伟目标阔步前进,爱尔眼科在这个过程中也一直在持续发力。

 

 

爱尔眼科“产学研”一体化 促科研成果转化造福大众

 

历时5年研制出近视眼行为客观监测与干预的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云夹”,以其作为关键实验设备牵头由中国团队主导的六大洲近视眼大数据多中心研究项目、联手科技巨头英特尔打造人工智能诊断系统等,作为这些高科技成果、项目的研发方、主导者,爱尔眼科一直非常重视科技创新的发展。

 

近年来,爱尔还通过成立“两院”(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湖北科技学院爱尔眼视光学院);“七所”(爱尔眼科研究所、眼视光研究所、角膜病研究所、屈光研究所、青光眼研究所、视网膜研究所、武汉爱尔眼科研究所);“一站”(院士专家工作站);“一中心”(博士后科研流动站协作研发中心),开展“光子计划”、“博才班”、“优才计划”,搭建立体化多层次的人才培养体系,为中国眼科行业不断输送高端人才。

 

除此之外,爱尔眼科还积极引进国内外眼科专家大咖,除了徐和平教授加盟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外,中南大学爱尔眼科学院还聘请了包括中国科学院杨雄里院士苏国辉院士,国际知名的西班牙穆尔西亚大学光学终身教授Pablo Artal教授、伦敦Moorfields眼科医院的Alan Bird(英国)教授、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的Alexander J.Brucker(美国)教授、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威尔玛眼科研究所的Neil M.Bressler(美国)教授、国际眼科理事会的Veit-Peter Gabel(德国)教授、芝加哥伊利诺大学的William F.Mieler(美国)教授等国际知名的数十位眼科专家出任荣誉、客座教授。

 

徐和平教授表示:“从以临床导向为主的基础研究,到临床转化研究,再到临床新技术及方法的应用研究与临床多中心研究,最后通过爱尔全球科技创新孵化基金对科技成果进行转化,将能够更快的实现从科研到成果的落地,真正造福患者。爱尔眼科无疑是做眼科科研的一片沃土!

 

在人才培养和人才引进方面,爱尔眼科不遗余力;在不断扩展眼健康服务区域和提升眼健康服务水平方面,爱尔眼科也力争上游。自2002年成立,爱尔眼科布局全国中心城市及省会、地县级医院、门诊部、社区爱眼e站服务网点,开创中国眼科分级连锁新模式,并通过收购北美洲MING WANG眼科中心(美国)、欧洲巴伐利亚眼科集团,一举成为全球连锁眼科服务机构。近日爱尔眼科再发公告,拟收购东南亚ISEC眼科集团,至此,爱尔眼科专业眼科连锁机构遍布亚美欧三大洲,专业眼科机构数量超500家,真正做到了“共享全球眼科智慧”。同时,还通过与以国际眼科理事会(ICO)、新加坡国立眼科研究所、Bascom Palmer(巴斯康·帕尔玛)、Wilmer(威尔玛)、Doheny(多希尼)为代表的眼科机构建立全面合作机制,真正打通国际合作资源与渠道

 

爱尔眼科董事长陈邦表示,“我们就是希望通过人才培养、科研创新、临床转化和国际化平台之间的良性互动,通过构建以分级连锁生态、同城网络生态、“互联网+”生态、全球化生态、医疗金融生态五大板块为主的眼健康生态圈,不断推动中国眼科人才的发展,促进中国眼科事业的进步,为人类眼科学科技创新做出爱尔人的贡献,从而实现‘使所有人,无论贫穷富裕,都享有眼健康的权利’的使命!

 

 

爱尔眼科 · 服务中国

全国连锁 | 中国首家上市医疗机构 | 股票代码:300015

 

咨询热线:0739-5129888

 

 

 

 

微信扫一扫
关注爱尔眼科官方微信!
爱眼护眼早知道,还可直接咨询医生